页面载入中...

外媒:乌克兰要求伊朗提供乌坠毁客机上的黑匣子 - 全文

admin 谷歌安装器 2020-02-01 959 0

  对于苏丹,任鸿飞似乎是爱进了骨头里,但真到了命运的关头,一次是“江山与美人”之争,他放弃了“美人”,选择了“江山”;一次是“亲情与情欲”之争,他放弃了亲情——尽管无数次地亲吻从未见过面的女儿的照片,选择了“情欲”——与其说他爱上了林丹妙天使般的纯真,不如说他爱上了可以治疗自己阳萎的林丹妙仙狐般的肉体。林丹妙让他可以“身体爆炸”式地发泄。这样的选择,已经毫无疑问地产生了结局:在真正的情感上,任鸿飞给自己判决了死刑。

  在小说中,苏丹和任鸿飞曾经有过美妙的性爱和蜜月,而他们发生婚前性关系时,苏丹刚刚和另一男人分手。这个时候,任鸿飞在性行为上表现得像一个“猛男”,苏丹表现得像一个“浪女”。在大学校园里走马灯似换男朋友的苏丹,应该属于性开放型;相反,任鸿飞则可能是性保守型,甚至可能是处男,因为他只暗恋着苏丹一个人。他此时是有“爱情洁癖”的人,甚至结婚后,他认为他的肉体只属于苏丹。当任鸿飞 “被迫出轨”刘洋洋后,他感觉他的肉体已经十分肮脏,这给他们看似童话般完美的爱情蒙上了厚厚的尘埃。其实,如果不是考虑到刘洋洋可能伤害到苏丹,以及他急于用恢弘的商业作为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,获取与刘洋洋肖东方他们平起平坐的机会,在他向苏丹痛哭流涕地忏悔之后,苏丹哪怕一时无法接受,但之后也会考虑重新接纳他。但他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。

  但这并不是导致任鸿飞肉体阳萎的直接原因。在任鸿飞离开苏丹之后,他的情感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还停留在苏丹身上,“他的爱情已经死了”,这个灵与肉的冲突,像利刃划出的伤痕,深深地烙在他的精神上,造成了他精神上的阳萎。

  但此时,精神上的阳萎并没有立即表现在肉体上。相反,他想用肉体上的放纵,来摆脱精神困境。他找到了新的性欲发泄对象,这就是外围女冰冰。他和冰冰发生了多次性关系,而且似乎每一次都有“爆炸”的感觉。否则,当他后来再联络分手很长时间的冰冰时,冰冰不会准时赴约。但是,他在肉体上的发泄,实际上根本解决不了他情感上的苦痛。他越放纵,越感觉灵与肉的分离,放纵的结果,不仅未能成为疗救伤痛的真正的“药儿”,反而直接导致他肉体上的阳萎。

  对破坏了自己婚姻的刘洋洋,任鸿飞经历了心理上恨但理智上接受和利用、想爱但爱不起来、冷若冰霜、同情等情感变化过程。一开始是恨,而且因为这种恨,除了醉酒之后被刘洋洋“强奸”这一次进了刘洋洋的“门”,哪怕和刘洋洋的新婚之夜,哪怕吃了很多这样那样的“哥”,任鸿飞之后都再也没有成功进入刘洋洋的“门”。而刘洋洋倒是在彻底失去对任鸿飞的期待之后,反而闯开大门,接纳这样那样的“黑哥”、“白哥”、“黄哥”的进入。不过此时,作为“名义丈夫”的任鸿飞,对这种状况已经毫无感觉。到后来,同样对任鸿飞带着恨的刘洋洋为了自保,更是落井下石,彻底斩断了他们恢复情感的可能。

  对于冰冰这个貌似苏丹的外围女,任鸿飞本来只是逢场作戏,二者之间只有肉体上的吸引和苟合。尽管为了治疗阳萎,或者说为了证明自己还是男人,任鸿飞曾试图把冰冰当成“药儿”,重燃激情,可最终,冰冰这剂曾经还算有效的“药儿”失效了。而当任鸿飞知道冰冰被自己打发走之后,投入了他的竞争对手赵家驹的怀抱,他更是从心理上排斥掉她。

  其实,任鸿飞在刘洋洋、冰冰肉体上的阳萎,真正原因并不在肉体,而完全是精神上的阳萎。在刘洋洋这里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相较于权贵的自卑式精神阳萎;在冰冰这里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传统道德的性观念自洁式精神阳萎,他从骨子里看不起冰冰这样靠出卖身体赚钱的外围女,尽管他自己就是冰冰的主顾。性爱发展到这种程度,自然已经毫无纯粹的性爱可谈,既然如此,任鸿飞又怎么可能真正获得性爱上的拯救?所以,他外在的肉体阳萎已成死局,而这一切都源于内在的精神阳萎。

  说到林丹妙,在小说中任鸿飞之所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成功地实现了“重振”,是因为他放下了沉重的精神枷锁:单纯的、追求高品质精神生活的、出身于普通家庭且每月都在还房贷的林丹妙,可谓与任鸿飞“门当户对”,所以,他既不必自卑,也不用过于自傲。

  但是,如果现实地看,身为电视台美女当红主持人的林丹妙很难“出瘀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只看她能搞掂财经界大腕接受自己的电视采访的过硬手腕,就可以推测得到林丹妙并非任鸿飞所想象的那种纯纯然、洁洁然、柔柔然、弱弱然的普通女子!与林丹妙相对照的是,小说也曾描述了另一个主持人阿娇,她是任鸿飞收买来搞定官员的“糖衣炮弹”,她知道他在利用她,但她反而借机上位,撇开任鸿飞,让她的石榴裙发挥最大效用。何况,林丹妙与任鸿飞的婚前性爱呈现得并不保守,甚至于有些开放。这样一来,对任鸿飞来说就悲剧了:一旦知道林丹妙可能会发生的“情外情”,在性观念上极度矛盾上的任鸿飞,必然会重新肉体阳萎,并且是永远的肉体阳萎。很难想象,一个享受到了美妙性爱、身处各种巨大诱惑的年轻美女,会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守身如玉,一尘不染。

  在小说的最后,任鸿飞之所以期待等自己自由之后,能和林丹妙再续情缘,一方面是因为他自信可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不再“精神阳萎”;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并不自信可以在苏丹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摆脱“肉体阳萎”与“精神阳萎”的双重状态。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早已经“精神阳萎”到极度病态、性观念更是病入膏肓的任鸿飞,只要林丹妙情感上有一点点“风吹草动”,精神世界就会彻底崩塌。所以,林丹妙也只会在“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”的残酷现实中,有可能成为也仅仅只是成为任鸿飞生命中的一道微光、一种理想、一种度过漫长牢狱时光的想象而已。

  也许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任鸿飞放下了的苏丹,才是他精神阳萎的真正解药。

  这是任鸿飞的悲剧,也是像任鸿沟飞一样的无数草根的共同悲剧。

  寂静的夜里,读完老刀的财经小说《旋转门》,顿生无限感慨。小说以主人公任鸿飞的生意、生活和人生轨迹为主线,讲述了一个草根通过辗转腾挪,建立起庞大的商业金融帝国、并一步步落入商战和复杂社会关系的陷阱,而起伏沉沦、彻悟和重生的故事——真是“眼见他高楼起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”。在商业大潮席卷下,多少人如任鸿飞一样在财富、爱欲、权力追求中挣扎、游弋和起伏沉沦,上演着一幕幕令人唏嘘的活报剧。

  任鸿飞作为一枚凤凰男,原本按自己的轨迹一步步打拼,但他急切地想用恢宏的商业作为和财富,洗掉烙在身上的贫困印迹,实现人生价值和社会地位的提升,这使他急不可待地投入到那个后来左右他命运走向的人——肖东方的怀抱。如果说任鸿飞与苏丹的相遇和结合,是他人生的第一道“旋转门”的话,他从此迈入了人生的第二道“旋转门”。

  在谜局揭开之前,在任鸿飞和肖东方之间,作者为我们呈现了在商海大潮的惊涛骇浪中,一幅难得一见的温情画面:一个是做事“稳、准、狠”的新生力量,一个是在政商之间自由游走的江湖高手,彼此惺惺相惜,相见恨晚。肖东方一身中式衣衫、布鞋、写字赏画,俨然温和而有禅意的长者,全然不像商海大鳄。诸葛亮是在茅庐中,用他的三分天下之说征服了刘备,而肖东方则在他那个看似很普通的小院里,看透了这个被财富欲望鼓荡起雄心的青年,风轻云淡间就拨动了任鸿飞的心弦,产生同频共振。任鸿飞对肖东方所能调动起来的人脉,所能捏合的资源,将各种潜在的可能变为现实的生意模式,更是无限向往。事实上,肖东方不仅是他商业的引路人,更像是人生的导师。在任鸿飞的心里,“倒真的希望有这样的父亲。”这算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最深的信服和敬意了。

  但是,自从任鸿飞步入到肖东方的轨道,也就注定了他再也无法左右自己,他只能按照肖东方已经摆好的象棋棋谱似地,一步步地走下去。他在这种商业模式中越陷越深。

  在遭遇到有深厚背景的刘洋洋的纠缠时,任鸿飞有过痛苦纠结和不甘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肖东方的暗示,割舍掉他的爱情,让位给打造商业版图的野心,娶了更有能量助他实现野心的女人刘洋洋,完成了他为了成功不择手段的第一次抉择。这实际上成为他人生的第三道“旋转门”。不过,身体终归不能听信功利的指引,在他在给权势跪下的同时,也在苦闷中陷入混乱的夜夜笙歌中,最终遭受了男人最大的痛,他的不举既是身体上的,更是精神上的。这也让他们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正是借助了肖东方刘洋洋他们的深厚关系,任鸿飞的生意越来越大。他也在权钱色的交易中越陷越深,包括对官员行贿、送美女以色贿赂官员并拍摄等等。任鸿飞虽然也对在刀锋上行走有过担忧和恐惧,也想过洗脚上岸,但当他依附这种商业结构时,命运的绳索已将他牢牢拴紧。锒铛入狱,已成他必然的命运。他不知不觉滑进了人生的又一道“旋转门”。

  直到这时,任鸿飞才明白过来,被财富欲望控制的他,从一开始相遇就掉进了肖东方设计的一个大圈套里。他悲哀地发现,他已经被一直视为人生导师的肖东方做进去了。他就像一枚被摆布的过河卒子,左突右奔,拼杀,行将完成使命时,肖东方舍弃了他。他成了整个事件的替罪羊。而刘洋洋,顺理成章地与他离婚,在事发后,接管了整个公司。

  在监狱中,任鸿飞反复咀嚼永远失去心爱女人苏丹的巨大悔恨,也开始认真反思他走过的路,反思他所构建的商业版图以及他和肖东方、刘洋洋之间的纠葛,在从辉煌到落入谷底的巨大反差中,终于领悟到了人生的意义和生活的本质。

  这也是另一个女人林丹妙给他的启示,好女人是一所学校,任鸿飞幸运地遇到了林丹妙,一个上天派来的使者,校正着他在欲望中沉沦的虚妄,让他逐渐拂去他落满心头的灰尘,露出本性中的真诚与善良。他终于迈过了第五道“旋转门”。

  任鸿飞就像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祁同伟一样,都是被权力和欲望吞噬的人物。他和祁同伟有太多相似之处:同样出身低微,都来自农村。他们同样富有野心,祁同伟要胜天半子,任鸿飞要拓展商业版图;他们同样才貌过人,感情上受到过家境优渥女性的青睐,任鸿飞先是在攫取一定财富后娶了所爱的副市长女儿苏丹,后又被更有能量的刘洋洋看上而无奈娶她为妻,最后他爱上了出生普通人家的电视台女记者林丹妙;他们同样遇到了奉为导师的后台,祁同伟遇到了高育良,任鸿飞遇到了前退休官员肖东方,他们同样被视为父亲的人生导师当做棋子和弃子。他们同样结局悲惨,辛苦得来的一切就犹如镜花水月,转眼烟消云散,最终,祁同伟吞枪自杀,任鸿飞落入陷阱,当了替罪羊。

  但是,当他们面对法律制裁时,他们的反思和结局迥然不同。 祁同伟饮弹自尽,他怒吼道 “去tm的老天爷”,看似很悲壮,但实际上他耿耿于怀的还是自己时运不济,临死前也没有反省自己犯下的罪行。而任鸿飞却在监狱里痛苦地反思,意识到:正是财富、权力、情欲等之间的纠缠和瓜葛,使得他这样商业人士的生存状态,本来就无法摆脱一种注定如此的宿命。因此,任鸿飞把这次牢狱之灾当做是对他的救赎:入狱前他的心灵被物质和金钱囚禁;如今他人虽然在牢中,心却在思考中获得了解脱和自由。他意识到,清清白白的商业运营,逐渐成为时代大趋势,他从中看到了打破权力和金钱之间扯不清、道不明的混浊关系的曙光。他的认识也超越了自身局限,从而有了更高意义上的自我解脱。他意识到人只有在不被欲望和野心控制时,才成为真正的自由的人。这一关过了,才有机会化蛹成蝶。正是血的教训和痛苦思考,任鸿飞才感到自己的精神层次上,已经超越了肖东方。他不仅实现了对自己的救赎,也对依赖于政商关系的商业模式判了死刑,包涵着对新的商业模式的期待。

  小说最后,林丹妙拿着任鸿飞送她的别墅钥匙,心中涌起暖流,这预示着一个光明的结尾,正是读者乐意看到的:一个经历了五道旋转门、离幸福更近了的任鸿飞。

admin
外媒:乌克兰要求伊朗提供乌坠毁客机上的黑匣子 - 全文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