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中央巡视组:中国法学会党组有的问题整改不到位

admin poron 2020-03-28 471 0

  莫言:在写《锦衣》之前我也帮老家改了《红高粱》戏曲电影的剧本,《红高粱》现在有晋剧,有评剧,也有茂腔版,后来他们要把它改成戏曲电影版,我对这个剧本不满意,所以自己来改。去年10月份拍完了,什么时候上映不知道,因为戏曲电影的时代过去了,像当年吕剧《李二嫂改嫁》,黄梅戏《天仙配》《牛郎织女》,都是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生动例证,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戏曲已经越来越萎缩了。

  “话剧情结”早已经种下

  北青艺评:您好像一直对戏剧都蛮感兴趣的,不久前《荆轲》又在人艺上演,这是你写的第一个剧本吗?

  莫言:我第一篇发表的是小说,但是1978年我拿起笔来开始写作的时候,先写的话剧。那时候有一个叫《于无声处》的话剧,非常火爆,写“四五”运动的,我受这个启发,后来也借到曹禺、郭沫若、莎士比亚的书,看了很多剧本,写了一部话剧,然后去投稿。后来投来投去,投到自己都烦了,算了,烧了,但有了这个“话剧情结”。

  在本次新书发布会上,作家安子谈到了这本书创作初衷:作为东野圭吾的铁杆粉丝,她深受东野圭吾的作品与《名侦探柯南》,以及欧美悬疑作品的影响,最终围绕复杂的人性,把悬疑推理小说的创作作为自己写作的大方向。

  本格推理作为悬疑推理小说的派别之一,对于《白夜救赎》为何采用本格推理的创作手法,作家安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:“变格推理相对注重描写科学幻想、阴森恐怖和夸张血腥的凶杀,而本格悬疑推理是以逻辑推理为中心,以解开复杂的犯罪技巧和搜寻犯人为中心展开故事情节。让人感到恐怖和畏惧的变格推理必然不能深入人心,真正深入人心的,是悬念和谜团,是让人心痛的情感,让人心碎的温暖。所以不管是怎样的案件,一定要心向光明;不管怎样的罪恶,最终都指向一个不可回避的字,那就是爱,一切都是为了爱。在中国,悬疑推理小说的发展并没有那么迅速和广泛,所以本格和变格对于中国读者来说,还不是非常熟悉。但从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文化导向来说,本格派相对更容易被人接受,因为它更加真实、更加温暖一些。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中央巡视组:中国法学会党组有的问题整改不到位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